手握商场穿大唐:最强状元郎(李尘,李二)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手握商场穿大唐:最强状元郎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舒汙

简介:贞观二年,李二宏大抱负还未实现。李二穿了,从无名无籍到状元郎!众人:“典型的鲤鱼跳龙门啊!这一路你活得很辛苦吧。”李尘:“不,摊牌了诸位,其实我身怀大商场,还是当代理科状元郎,吃香的喝辣的,人到大唐认了李二当叔。”玄学天文大佬:“尘弟,我想拜你为师!”一众世家子弟:“尘哥,求你收我当小弟”杜荷咬牙切齿:“李尘,宿敌也!”李二:“盛世唐朝,世界之心的霸业完成,朕最要感谢的人是李尘!”

角色:李尘,李二

手握商场穿大唐:最强状元郎

《手握商场穿大唐:最强状元郎》免费阅读

贞观二年,正月二十八,此日乃李二生辰。

各大藩国遣派使者前往大唐给李二庆生。

为了在李二生辰上献上的礼物出彩,朝臣们各显神通,竭尽所能的去寻找宝物,越是没见过越惊艳的越好!

一是为了夺得李二欢心,二也是想震住各潘国使者们。

好让他们知道大唐地大物博,奇珍异彩更是居多!

长安城大街上,每家当铺都有达官显贵们的管家们亲自去选礼。

络绎不绝的管家出没,此乃城中一大奇观。

“听说了吗,长孙丞相寻到了一块玉石!传闻那块玉石晶莹剔透,此乃绝佳,上上品啊!”

“这不算什么,据说那尉迟将军得到了阎立本的画,准备在圣上生辰时送上呢。”

几个商人凑到一起议论纷纷,满脸慨然。

“让开,让开!”

急促的喊声在城中荡漾,只见一匹枣红骏马掠过,转瞬即逝。

百姓们纷纷躲开,神魂未定。

其中有位脚步踉跄避开的白袍少年极为显眼。

五官端庄,身材丰腴的美人袅袅踏着莲步从他身边经过,留下的余香让李尘有些怔然。

李尘略有些紧张的喉咙微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蛋糕。

还好,没毁掉!

他是刚上大学的大学生,长相俊朗,身高八尺有余,堪称美男子一枚。

现在正要去漫展,带蛋糕是因为有个COS的朋友恰好生日。

漫展在古城举行。

去的路上李尘不小心摔跤,一脚踩入湖里,幸好他习水性爬了上去。

李尘提着蛋糕小心翼翼的行走在人群中,目光扫视古香古色的木阁,心想这次的古装漫展未免也太逼真了。

主办方可真有钱!

“我自关山点酒,千秋皆入喉…….”一段大气抓耳的音律响起。

途径李尘身边的百姓们惊住,纷纷驻步盯着他看。

刚巧路过的乐师想抓住他问这是何歌?怎的如此好听,原地哪儿还有李尘的身影。

乐师抓耳搔腮,想着李尘可能往前走,匆匆追了去。

旁侧的巷子处。

是李尘的闹钟响了,他手忙脚乱关掉。

不过手机显示有一条未读微信消息。

他打开一看。

“你在哪儿呢,漫展就要开始了,你先来停车场一下。”

发短信的人是姜荣盛,也是今天过生日的朋友。

想回复信息却发现手机无信号。

李尘将蛋糕护在怀里,快速朝前跑去找停车场。

绕了几条街,纵眼望去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哪里有停车场的影子。

气喘吁吁的李尘双手承膝上,头上被汗沾湿的一缕长假发服帖在额上。

一气质非凡的中年男子路过,见李尘满目焦灼,莫名停下发问:“公子遇上了何事这般着急,可与我说说?”

“你知道停车场在哪里吗?”李尘着急问。

中年男子错愕,思考了半天斟酌道:“何是停车场?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未听过有这地方。”

本着急的李尘彻底傻眼了。

不知道停车场?

难不成!

“现在是几几年?”李尘试探的问了句。

中年男子倒也不恼,笑呵呵回应:“贞观二年。”

贞观?二年!

李尘连连往后退,内心激起惊涛波浪。

宏观的木阁,纵眼望去热闹非凡的街道,身着唐装走来走去的百姓。

并非逼真还原的古代现场。

是他,真穿了!

穿到了盛世大唐。

李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摔一跤坠湖后就来了这异世。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李尘挠挠头,过于震撼之余,他竟平静下来了。

“小子,你没事吧。”中年男子见李尘垂眸站在原地不动问道。

李尘想明白后,心情豁然开朗,闻言摆手:“无事。”

说完他又觉得不对劲了。

有事啊!

不是他的灵魂穿到某个皇亲贵戚身上。

而是原原本本的他来了这大唐。

自己就是个异世人,仅仅凭借那点历史知识对大唐有所了解。

仅此而已。

他无名无籍,如何在这戒律森严的大唐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李尘垂眸打量眼前的中年男子。

既然他途径自己身边就关切问话,说明这是个善良之辈。

再仔细看这中年男子,剑眉底下是一双锐利的鹰眸,修长高大又不显得魁梧的身躯,乃是虎头燕颌之相。

莫非,这是个官?

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少年生动的神情百转,心中不由起了趣味儿。

他正是当朝皇帝李二!

最爱好的事情就是微服寻访,才出宫就遇上了李尘。

他这半生什么人没见过。

任凭一个人在他面前,是人是鬼是何心思都能看出几分。

只听李尘道:“这位大人,实不相瞒,我来自幽州。自幼无父无母,无籍,一路乞讨为生长大。”

说完,他定了定瞄李二一眼。

见对方老神自在听自己说,并未露出什么神色。

李尘顿住了。

接下来,他要怎么编?

“如此,那你的确可怜。”李二将李尘的动作尽收眼底,心中好笑配合道。

这让他怎么回,李尘一噎。

想起姜荣盛刚刚说的话。

可不是可怜吗!

这大唐戒备森严,他一个无籍人士。

经商?没资本。

科举之路,谈何容易。

大唐居多才子可不是吃素的。

古人智慧,更是不容小觑。

他要在这大唐如何生存下去?

李尘忍不住叹息声。

整个人都添增了几分颓废跟迷茫气息。

突然,一只宽大的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我刚好有一住处无人居,反正我也孑然一人,不如跟我一同回家吧。”

李尘听此言,如同听到天籁之音。

心中短暂雀跃后,眼中又起警惕。

一个陌生人,第一面怎么就能跟他走了?

看出他的顾虑,李二笑了笑转身:“小子,决定跟不跟我走就由你了。”

李尘垂眸,内心挣扎。

须臾,他深呼吸一口气。

反正他也没钱财。

要是谋命,拿走就好了,说不定他能因此回现代。

跟!

                           

原创文章,作者:舒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chengda.com/books/10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