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改嫁悍夫后我多胎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七零:改嫁悍夫后我多胎了!

小说:年代

作者:一只小可莉

简介:【糙汉+娇妻+双洁+甜宠+百亿物资空间】上辈子,夏桃枝为了报恩,一颗心都系在未婚夫身上,谁知却惨遭背叛,他为了娶她的妹妹,在村里编排她被土匪绑去,导致不能生育。桃枝重生后,转头嫁给了村里赫赫有名的恶霸,传闻他克女,接近他的女子都倒霉。恶霸娶霉女,村里人幸灾乐祸,都等着他们倒霉。而桃枝嫁给他以后,不止怀上了多胎,日子还越过越好。那男人对别人狠戾无情,对她却百般温柔,恨不捧在手心。只有她知道他对自己的情深,好在这一世没有错过他。谢阎把自己存了多年小金库都给了她,俊脸上洋洋得意:“嫁给爷以后,你就是小富婆了。”桃枝看了一眼手上的镯子,伸手捧着他的脸:“我有没有告诉你,我自己就是小富婆呀。”她可是手握百亿空间的女人!

角色:

重生七零:改嫁悍夫后我多胎了!

《重生七零:改嫁悍夫后我多胎了!》第1章 重生回到七零年,一切都还可以重来免费阅读

“你快走,别管我!!”

夏桃枝看着身前的男人,她不懂,这个人为什么要来救她。

明明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他却死死的推着压住她腿的横梁,可是石头一动不动,就算他体魄健硕也推不动这千斤重的巨石块。

他额头都是汗水,周围的火势越来越大,他却笑道:“夏桃枝,你他妈欠老子的还没还清呢,你想死也只能跟我死在一起!”

夏桃枝最讨厌他爆粗口的样子,她推搡着他,可是她柔软的小手哪里能推得动他,她着急的哭了起来:“谢阎!你是不是有病啊?为什么要跟我一起死啊,我讨厌死你了!求你了谢阎,你赶紧走啊……”

她这一生过的平淡,被刘舒明退婚以后,就一直在城里打拼,三十三岁的她,已经成为开了上千家大商场的国营企业家,跟当地政府合作,开了类似国外的大商场。

就在刚才商场突然着火,她办公室的门被锁上,完全逃不出去。

她可以肯定是有人故意纵火锁门,那个人可能是刚走的妹妹——夏桃花。

甚至她还从山后做了手脚,这就是豪门吗?有着权利弄死一个无辜的人。

她现在双腿都被横梁压住,已经不会疼了,完全失去了知觉。

这横梁重达千斤,她压根挣脱不出来。

而谢阎就冲进来救她了,可是瞬间,她不想让他死,她一点也不想他陪着自己死。

她以为自己真的超级讨厌这样粗俗不堪的谢阎,一天就知道打架,又不听道理。

见到她还总是一副眼睛黏她身上的样子,她都不敢抬头看他。

而此刻她没想到进来救自己的人会是他。

他低笑起来,声音沙哑磁性:“呆子!因为我喜欢你啊。”

夏桃枝眼泪滑下:“我不喜欢你,你快走啊,谢阎你别跟我一起死啊,不值得的。”

他推着这横梁,楼层垮塌,上面的重量又再次砸了下来,他抱住她护住她的头,嘴里吐出一口血,生怕血流在她好看的脸上,还歪了歪头,男人的声音沙哑,口中的血越来越多:“走不了了,跟你一起死挺开心的。”

他用身体护住她,轻笑起来:“听说两个人死在一起的话,下辈子就得绑在一起。”

夏桃枝闭眼之前感受的是他的体温,还有他套在自己手上的镯子。

他声音微弱:“给我媳妇的,你知道的,我就是这么无赖。”

“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要这个儿媳妇了!”

“她夏桃枝被土匪绑到山上三天,已经不干净了!”

“前亲家啊,不是我说,我们家舒明看上你家桃枝,差点把他爷爷气的住院,无论如何,这婚我们都得退!”

夏桃枝听着吵闹的声音,她猛地坐了起来,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群熟悉的人。

她看着周围,却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镯子。

这是……

谢阎送给她的。

她还记得她临死前被他套上了这个镯子。

所以,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来不及考虑镯子的问题,而是看着那边的几个人。

这土墙房带着凉意,墙上贴着大队发的日历。

1970年3月4日。

“夏桃枝你给我滚过来!”她正失神,却被人拎着耳朵扔在了地上:“你以为你装晕就没事了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那些土匪给强了?”

夏桃枝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她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妇人,这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是她是如此厌恶自己,而自己也厌恶她。

上辈子她突发恶疾走了,自己高兴的买鞭炮庆祝三天三夜。

“你看什么看?老娘问你话呢,你再瞪我把你眼睛挖出来!”她伸出脚踢她,桃枝却没让她踢到,她站起身到了一边,看向坐在凳子上的男人,刘舒明。

现在是1970年3月,她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

原本说好,她十八岁就跟他结婚,可是他却反悔了。

因为他跟她的妹妹夏桃花好上了。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被土匪绑架,就是他计划的,为的就是退婚。

一开始确实是自己爱慕他,因为她掉进水里,是他把自己救上来的。

所以她喜欢这个对自己好的人……

女孩子缺爱真可怕,别人的一点施舍,你就恨不得献出你的全世界。

在自己的爱慕下,他跟自己订了亲。

可是现在他反悔了,他喜欢夏桃花。

桃花桃枝……

人人都夸桃花美,谁又会夸一句桃枝的好呢。

罗翠莲叉着腰,指着对面刘舒明的母亲:“我告诉你们,要退婚可以,这彩礼我不退,上次的两斤猪肉我们已经吃了,给的两把面条也没了,没什么还给你们的!”

刘舒明的母亲也不是好惹的,两个都是村里有名的泼妇,她拍了拍这破旧房子里,唯一能看的缝纫机;“行,这些都可以不还,但是,这缝纫机得还!”

这可是她儿子半年工资买的,无论如何也得还回来,她可是花了不少路子才弄到的,全村就这么一个,她家里都没有。

罗翠莲冷笑:“还回去?不还,你们把这女人带走吧,留在我们家也是丢人!”

李冬梅一听脸上也是怒意:“不要,这种肮脏的女人,以后肯定怀不上了,我家那口子怎么说也是村长,不能给他丢人!”

罗翠莲:“不管怎么样,这缝纫机给了我们家了,就是我们家的,这女人跟你儿子在一起,也白给你儿子睡了!怎么也得赔点钱!”

“呵,我儿子可说了,他连手都没拉过,这小狐狸精骚的要死,勾引我儿子我儿子都不要她!”

各种语言不堪入目,桃枝却笑了起来,她重生回来了。

回到退婚的那一天,上辈子她死缠烂打的解释,说自己没有被侵犯,无论如何也要嫁给刘舒明。

只要他相信她,她就什么也不怕。

可是他低着头,说让她放过他……

她无论如何也不放,他是唯一对她好的人,她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所以婚没有退成,就等着结婚了。

然而,还没结婚,她就看到他和自己的亲妹妹在玉米地里做那种事。

那一刻,她才真正的放手。

在村里努力的挣工分,等社会开放一些以后,有了一点资金,才逃离了这个村子。

后来听说,夏桃花被有钱人家认回去了,她其实是大小姐。

呵呵呵呵呵,这一切都这么讽刺。

她努力了十几年,好不容易功成名就却死了。

而夏桃花却过着豪门小姐的生活。

现在看着罗翠莲的嘴脸,桃枝怀疑,上辈子自己怀疑的没错,她确实不是罗翠莲亲生的,她甚至怀疑自己才是那个大小姐。

可惜,一切还没查清楚,她就被夏桃花烧死了。

反正今生她会查清楚的,这个罗翠莲,她也不会再把她当母亲。

这两个狗男女,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婚她要退,但是要先报仇!

桃枝看着刘舒明:“你怎么说?”

她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这两个狗男女别想逍遥快活!

刘舒明抬头,原本俊朗的脸变得憔悴:“桃枝,你放过我吧。”

意料之中。

桃枝轻笑:“放过你?那谁放过我呢。”

她看着正在吵架的人:“我不会跟他解除婚约的,我一定要嫁给他!”

这对狗男女上辈子在村里处处被人夸,而自己被骂的这么惨,她怎么会让他们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呢!

她要先复仇!让他们身败名裂!!就这样放过他和夏桃花?不可能!

罗翠莲怔住了,随后笑了起来:“好好好,听到没有,只要有一方不同意,这婚啊,还得结!”

他们在村里的祠堂上过香的,当初同意的事,就不能反悔,除非两方都同意。

“你——”刘舒明盯着她,眼里都是厌恶。

桃枝却笑了,对,就是这样!

她现在回来了,就不会让他们好过。

坐在门口的夏桃花也咬牙切齿,这夏桃枝真不要脸,人家都来退婚了,她非要嫁!

门口有很多人围观,桃枝却无所谓了,她毕竟是在商场上打拼过的人,她有社交牛逼症。

村民们议论纷纷,她也听到了不少奚落的话。

“这夏桃枝还真是喜欢刘舒明啊。”

“刘舒明长得俊啊,又是村长家的小儿子,村里哪个姑娘不喜欢他啊。”

“屁话,村里还有很多小姑娘喜欢我阎哥呢,对吧阎哥,诶?我阎哥呢?”

“刚才就走了吧,在夏桃枝说要嫁给刘舒明的时候。”

一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有人不同意解除婚约,这婚约就没法解除。

刘舒明要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睛落在夏桃花身上,随后看向夏桃枝:“桃枝,你好好想想,如果你嫁给我,我是不会对你好的,我们解除婚约,缝纫机我不要了……”

“我不。”桃枝看着他:“我那么喜欢你,不嫁给你我誓不罢休!”

呵呵呵呵,就像这么逃了?没门!

“桃枝——”刘舒明咬牙切齿:“我直接告诉你吧,当初在河里救你的根本不是我!你别缠着我了!”

他说完气急败坏的走了。

当初看她漂亮,所以骗了她,以为可以骗她身子……

谁知道她跟个贞洁烈女似的,牵小手都不给,还不如桃花热情。

桃枝看着他的背影,站在原地攥紧了手,那她报复起来,就更没有压力了!

“夏桃枝你给我滚进来!”

桃枝听到里面罗翠莲的怒吼,她拿起锄头:“我去上工了。”

“你给老娘滚回来!!”

罗翠莲还在怒吼,但是桃枝已经不理她了。

她拿着锄头上山,现在上头给了他们大队里任务,必须要把这十几个山种上松树,上午有三工分,下午有三工分。

桃枝看着这破旧的村子,路上还是泥泞,牛粪倒是没有,都被捡干净了,这时候捡牛粪也是有工分的,不过都是小孩子在捡。

村里的人看到她都敬而远之,因为村里已经传遍了,她三天前去镇上回来,被土匪给抓上了山。

说她在上面三天,已经不干净了。

但是只有她知道,那些土匪并没有碰她,只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了她三天而已。

至于原因,上辈子她不知道,这辈子……她想弄清楚。

但是回土匪窝基本不可能,他们那个地方易守难攻,她根本找不着。

土匪很快也要被剿灭了,也就这几个月吧,上头派了人来,所以她得赶紧问清楚。

桃枝摸着自己手上的镯子,这是一个红色的玉镯,称的她的手雪白,而且……根本取不下来,就像长上去似的。

到了山上,她自己在一旁挖坑,没有人跟她谈话。

拔草的时候被茅草划了不少小口子,她有些无奈。

当她伤口上的血流到镯子上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震惊的事情。

她好像站在了商场里。

商场很大,也很熟悉。

这就是她死的时候所在的商场,桃枝的心砰砰直跳。

她脑海里的想法是在商场里看看,然后她就仿佛真的能走在商场里似的,可以拿出放在货架上的东西。

她的商场,一楼是卖金饰银饰手表等等饰品的,还有个负一楼,是几个足球场大小的超市。

二楼是日用品,三楼是女装,四楼是男装。

五楼是餐厅,六楼是电影院,七楼图书馆……

她有从国外引进的电梯,踏上电梯上了二楼。

里面的东西全是她商场里的!

她跑进仓库,里面是她刚进的新货,奢侈品专柜还没开,东西都在这里。

三个足球场大的仓库里,放置着商场这一周需要贩卖的货物。

桃枝的神识坐在地上,眼泪流了下来,她之前恨命运不公平。

给了她一个不爱自己的亲生母亲,她努力的奋斗也没人对她好。

好不容易终于做了起来,拥有了别人无法企及的财富,她却死了。

死的时候还这么丑,腿被压断,她被人保护着,都无法动弹,无法……还他一句谢谢。

可是现在,她奋斗的东西都回来了,她有这个空间,她把自己的商场给装着回了七零年代,回了她最黑暗的日子。

桃枝站起身,心念一动就思想回魂,她的头发扎成麻花辫子,此刻山上的风吹拂在她脸上,带着三月少有的温暖。

“夏桃枝,你赶紧跟刘舒明解除婚约吧,你配不上他了。”

“是啊,被土匪抓了这么多天,是我都直接跳河死了,哪还有脸回来啊。”

桃枝听到刘丽华的话,冷淡的道:“那你去死啊?”

刘丽华脸色一阵红一阵黑:“你——我又没被土匪抓走。”

桃枝挖着坑,一边道:“你想被抓人家也不抓你,能吃又长得丑,土匪都被吓的连夜扛着家跑了。”

刘丽华气急败坏:“你、你——”

桃枝换了个地方:“你嘴臭就不要站在上风口,一会村里人都吃不下饭了。”

她声音很大的吼道:“夏桃枝,你这个贱女人!活该被土匪强了!你以后生不出儿子!!”

桃枝停下脚步,她转过身看着刘丽华,快步走到她面前,揪着她的头发猛地往下一扯,锄头把砸她脑袋上,哐的一声,刘丽华就跌进了坑里。

—题外话—

本书男女主双洁,重生以后双向奔赴,男女主都不圣母,而且本文不虐,年代文很多都是查资料,【尽量】贴合,也有很多私人设定,地区不同有差异,望理解。而且我写文喜欢讲究逻辑,没有无脑爽,喜欢谢阎需要女主正视自己的内心,并不是因为谢阎救了她,她瞬间就爱上要白给,对谁都不公平!发财、脱离夏家也要有逻辑,女主只是个普通人,谢谢。

女主死在1985年,有政府支持的国营大商场也是有很多东西的(这里私设较多,介意勿看),因为本文设定空间是会自动刷新和升级的,也会出现2021年已经有了的好东西,喜欢可看,不喜点叉,你好我好全都好,弃文勿告知互相尊重,再次感谢!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小可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chengda.com/books/9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