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死间反复横跳后成了顶流》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舒南,胡估计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在生死间反复横跳后成了顶流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南与

简介:【重生甜宠+双向救赎+娱乐圈+偏执】坏消息:舒晚死了。好消息:舒晚又活了。花花:自家宿主在生死间反复横跳后成了顶流了!只是这一次,上辈子爱舒晚胜过自己的男人居然只是想认她当妹妹?舒晚:“山不就我我就山。”后来,吃瓜网友惊奇发现高岭之花温总的微博关注数居然变成了1。温庭知发微博澄清,配图是个窈窕的背影:“不是舒晚,真的不是舒晚。”网友:“我们真的有眼睛!”【他用自己的一切,换她回人间看一场花开】

角色:舒南,胡估计

在生死间反复横跳后成了顶流

《在生死间反复横跳后成了顶流》第1章 我来接你了免费阅读

“舒晚,你个杀人犯!”

“你去死啊!你还有什么颜面活着…”

聚集的小辈们义愤填膺地瞪着她,每个人都是一副不从她身上撕下来一块肉不罢休的架势。

舒南深身上还是三天前那身西装,上面布满了褶皱和灰尘,眼底都是红血丝,执着枪对着舒晚,搭在扳机上的指关节泛白,让人感觉随时都会脱手按下去。

“舒晚,你太让我失望了。”

舒晚泡在水里,双手被特制的锁链吊在头顶,水蛭如附骨之疽般贴在她裸露的小腿上,疼痛已经被时间麻木,寒气入骨让她的嘴唇干裂发白。

想辩驳的话看到舒南深的样子在舌尖打了个圈又咽了回去,她不合时宜的轻笑:“父亲,你不信我。”

三天前刚见面时温馨的画面似乎过去了三年之久,记忆里连贯的画面支离破碎,荒诞又可笑。

彼时的舒南深笑得温柔又儒雅,面对她这个十八年未见的女儿还带着点近乡情怯似的拘谨。

舒南深痛苦的闭了下眼,想反驳又无从反驳。

证据确凿,老爷子身上提取的血液证实和他是父女,除了舒晚还能是谁。

不!还有个人。

转念又否决了自己的这个念头,若是她就更不可能了。

“晚晚!”

舒晚意识有些混沌,乍然听到个熟悉的声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温庭知带来的保镖迅速制服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拿着枪的舒南深。

眼看着温庭知想去解开舒晚,舒南深想制止,对方扔了一沓资料在他脚边。

“真相。”

视线朦胧,舒晚看到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停在她身边。

温庭知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和她这个在水里被泡了三天的人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晚晚,我来接你了。”

尚带着余温的西装披在她身上,手上的铁链被温庭知使了法子打开,瓷白的手腕上积了一圈刺眼的淤血。

低哑的声线克制不住的发抖,本来还能绷住的舒晚在他怀里克制不住的发抖。

“你怎么才来啊…”

“找时间解释。”

不是个讲话的好地方,温庭知将她腿上附着的水蛭清理了个大概,然后打横抱起,温柔的在额上落下一吻。

“我们回家。”

舒晚窝在他怀里,小幅度的点了下头。

“嘭!”

温庭知身上传来的温度让她舒服了些,还没来得及找个舒服些的姿势,他忽然转了个方向。

蹲着看资料的舒南深忽然捡起了枪对着两人扣下扳机。

距离太近,以温庭知现在的状态没把握带着舒晚躲开,听到开枪声音后下意识的用自己挡住舒晚。

刺目的血红色在视野里炸开,子弹穿过他的胸膛卡在了她的右上臂,温庭知环住她的手顿了顿才松开。

舒晚落在水里,忍着手臂的刺痛第一时间扶起了温庭知。

胸口的血洞源源不断的往外冒着血水,周围的水域顷刻间红了一片。

“温庭知!温庭知!”

温庭知呼吸时扯动着胸口的伤口,听着舒晚叫着自己的名字,伸手覆住她的眼睛。

“我在。”

“别看,别害怕。”

舒晚的眼泪冲散了些温庭知手上的血:“没事的,会没事的,你不许死!”

保镖夺了舒南深手里的枪,将其反压在地面。

有人冲上来想查看温庭知的情况,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

“嘭!”

又一声枪响。

这一次被打中的是舒晚。

像有一记重锤敲在心口,疼痛弥漫到四肢百骸。

舒南深已经被控制住了,她没来得及看是谁开的枪,只来得及握住温庭知的手。

意识消散。

… …

子弹穿过身体的疼痛还很清晰,舒晚褪下身上的浴袍,胸口的位置干干净净,肌肤白嫩无暇,没有什么子弹穿过的痕迹。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有身体记忆告诉她,都是真的,她也死了,温庭知可能也死了。

“姐姐,姐姐!”

舒晚搭在洗手池上的食指无意识敲动,显而易见这间浴室除了她并没有其他人。

“是我啦,我是花花。”

“嗯。”

没有什么别的反应,似乎在等着不知名生物花花继续讲下去。

“姐姐可以用意识和我对话啦,我住在你脑袋里。”

想到了自己读书时看过的小说,舒晚看了眼镜子里自己光洁的额头:“你是系统?”

花花犹豫了一下才给出了个肯定的答案。

舒晚没纠结这个,问出了个很关键的问题:“是因为你我才回来?”

花花犹豫了更久又给出了个肯定的答案。

“除了我,还有别人吗?”

温庭知呢?温庭知有被救吗?

花花回忆起了双阴冷的眸子,没有实体的它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没有实体的颤。

“没有。”

要是被那个男人知道,人被自己截了胡,估计,哦不,自己是肯定要完。

舒晚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恰好定格在四点。

前几天她一个人在家过了二十岁生日,是什么都没来得及发生,一切都来得及挽回的二十岁。

不管温庭知有没有活下来,既然重来了,他肯定也没事。

重新套好浴袍,空腹的感觉让她的脑子有些发昏,赤着脚走到厨房,艳色的指甲油衬得双足白皙精致。

冰箱里没有什么吃的,只有一打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酸奶,舒晚连着喝了三瓶勉强垫了垫肚子,感觉着从窗隙间漏进来的阳光,懒洋洋的开口:“条件呢?”

这样好的事情总不可能平白无故落到她身上。

“收集信仰之力,五百点可以兑换一天的时间,不够兑换的话就会死,当然我会让你重新复活,只是过程会很痛苦。”

舒晚舔了舔嘴角的奶渍,低低的应了一声,不知是听进去了还是没有。

花花没敢继续说,看着舒晚回了房间在衣柜里挑挑捡捡,小小声开口:“姐姐?你要出门吗?”

舒晚摸了摸肚子,心不在焉的挑了一套衣服,对着镜子在身上比了比:“出去吃东西,不然你要换个人喊姐姐了。“

身上的衣服才掀了个角,她就顿住了动作。

“你能看到外面吗?”

“可以和姐姐共享眼睛,但是姐姐可以屏蔽我。还有,人家是女孩子啦!”

花花憋了句话没说,其实在浴室里的时候该看的都已经看到了,不该看的也都看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南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chengda.com/books/9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