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魂破》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小杰,袁罡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魂破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枯雨落花

简介:仙魔合体技,一拳破天,真仙不仁,尽皆屠之!何为仙,何为魔?仙魔不过一念间;何为正,何为邪?正邪只在人心中。

角色:小杰,袁罡

逆魂破

《逆魂破》第1章 楚放免费阅读

前序

自古以来,仙魔对立,每隔千年便会发生一次仙魔大战,没有人组织,也没有人发起,但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操纵一般,仙魔大战总能在元魔星的各个宗门各个角落同时发生,几万年来,仙魔两方的仇恨已经积累到了极致。

自然而然的,仙魔之间也不存在互为伴侣的事情,偶尔有此有违伦常之事发生,必然会被双方势力所唾弃且强行制止。

上元大陆的东方有一处通天的大山名曰天柱山,高足有几万丈,山顶有一处祭坛,祭坛正中有一根百丈高的玄铁柱,足有两丈之粗,玄铁柱上,玄铁锁链锁缚着一个满脸髯须的八尺大汉。

“孽徒,你可知错!”虚空中传来一声不容质疑的喝问。

大汉冷哼一声,并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盯着天空,似看穿了云际,看穿了九天……

“冥顽不灵!”那声音叹道。

只见锁链上突然雷光闪烁噼啪作响,上百道桶粗的雷电自虚空劈下,劈在大汉身上,大汉浑身被烧的焦黑,但是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日日如此,已经忍受了十五年,也不在乎继续忍受下去。”

天魔大陆,万魔穴地底深处有一个石室,石室无门无窗,石室内一张绫罗床上,端坐着一位婀娜女子,女子整日里以生命力为针,以魔力为线,一针一线的织着衣服,在她的身侧,整齐的叠放着十多件已经织好的大小不等的衣服。

“如若我儿依然活着,也应有十五岁了吧,这件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他的身。”女子长叹一声,眼睛望向上元大陆天柱山的方向,眼神里充满了不甘与无奈。

远在元魔星九天之外虚空乱流之中,有一颗拳头大小状若气泡的不明之物,但若是有人可以进入到这“气泡”之中,便会发现,这气泡之内另有洞天。

气泡之内有一座漂浮的小岛,小岛中央有一张棋盘,黑白两色落子无几,此时棋盘两侧正懒散的半卧着两人,一人仙风道骨,另一人却是周身黑气缭绕。

在棋盘不远处,有一张虚幻的镜面,而镜面之中,有一个约十五六岁的孩子正端坐在屋檐之上打坐修炼着。

仙风道骨之人微笑着扭头看向黑气缭绕之人,开口道:“以五灵根这种劣资能在灵气贫乏之地一年内修炼到炼气三层,难道我们以往的道路都错了吗?袁罡,你怎么看?”

那黑气缭绕之人满不在乎的低哼一声,道:“本座能怎么看,就这么躺着看呗!这才一年,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以他这垃圾灵根能否突破到元婴境界都尚未可知,更何况化神境!”

“我倒是希望是我们错了,否则为何这近万年来,你我一直卡在这瓶颈无法证道!甚至你我仙帝魔主强强联手都无法打破头顶那无形的桎梏,进入到真仙的世界。”仙风道骨之人两指衔着一颗白色的棋子,犹豫着落在了棋盘之上。

“李风,你心乱了,这盘棋你输定了!”袁罡两指夹起一颗黑子,按落在棋盘之上,目光却幽幽的望向镜面之内的男孩。

此刻,他的心,也乱了。

正文 楚放

北元大陆极南之地有一片连绵的山脉,在山脉无数的山峰之内,有一处气候较为宜人的山峰,其上坐落着众多的大殿小宇,乃是冰羽派山门所在。

冰羽派远离修真界纷扰,宗门上下一心修道,气氛倒也祥和。

“呼……”

随着一口浊气吐出,在屋顶面东而坐的楚放徐徐睁开了眼睛,望着东方初现鱼肚白的天空,脸上满是喜悦之情,若不是屋内其他师兄弟还在熟睡,他早已在屋顶手舞足蹈了。

整整一年起早贪黑的刻苦修炼没有白费,他终于进入了炼气三层的境界,这就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开始调用体内的灵力修习最基本的法术了。

按照冰羽派门规,入门的弟子首先要经历三年的学徒磨练,练就一副强健的体魄,而后才被师门允许传授修真之道。

而开始修真之途后,他们才知道修真是多么的艰苦和枯燥,日复一日的吸收灵气运转周天,转化灵气为灵液存储于丹田之中,一点一滴不断的转化,不断的积累,如此枯燥的修炼对于他们这些正值十四五岁活泼好动的孩子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反观三年的学徒磨练,却是相对轻松的。

大多的孩子拜入冰羽派,都是因为向往法术的强大与华丽,然而法术的强大与华丽是与枯燥的修炼成正比的,当年与楚放同年进入冰羽派的五十多个弟子中,已经有近十多个孩子受不了如此枯燥的修炼被送下山去了。

如楚放这般不畏枯燥一心向道的孩子,寥寥无几。

“天亮后就去找师傅讨要入门基础法术!”楚放坐在屋顶兴奋的想到。

冰羽派的入门基础法术是冰刃术和冰盾术,皆是炼气三层即可开始修习。三个月前,与他同年入门的三位优秀的弟子已经率先进入炼气三层,而到现在,那三人已经可以在一炷香之内凝练出一把冰刃,平日里看着他们手中凝练出亮闪闪的蓝色冰刃,又华丽丽的发射出去,远远的插入树干之中,楚放别提有多羡慕了。

而现在,他也拥有了那个资格。

“咦?”楚放突然扭头往房檐望去。

悉悉索索的,一个小胖脑袋浮现出来,而后是一整个胖胖的身躯。

“小放,你干嘛天天起这么早,多睡一会儿不好吗?”小胖子嘟囔着说道,还揉了揉似乎没睁开的眼睛。

“小杰,是你啊,你怎么也起来了?”楚放笑着说道。

小杰是楚放最好的伙伴,而且小杰家境丰厚,若不是家中硬逼着他来冰羽派磨练,他现在正在家中好吃好喝好睡,过着纨绔子弟应有的猪笼生活呢。也因为如此,小杰在修炼上并不是那么的用功,而是总想着走一些捷径来提升境界。

“我醒来看到你不在,就知道你一定在屋顶!”小杰打了个哈欠,说道:“小放,你这么每天起早贪黑的,有效果吗,不是我说你,你不如多去想想办法,去找找师傅或者长老们走走关系,看如何提升修炼速度。”

“走关系我可不擅长,况且我也没银子去打点走关系,但是我相信,努力就会有结果。”楚放笑了笑,随后凑近小杰说道:“小杰,我进入炼气三层了!”

“不可能!”刚刚还睡眼惺忪的小杰差点儿一脚踏空摔下屋顶,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在入门之时,每个弟子都是要经过灵根属性测试的,他自己是水土双灵根,属于很普遍的双灵根,而楚放是金木土水火五灵根,属于“垃圾中的垃圾”灵根。

之所以说垃圾灵根,是因为一般来说最佳的修炼灵根是单灵根,即只有一种属性,这种人修炼起来速度极快。而最普遍的是双灵根,就像他小杰这样的。

灵根越杂,则意味着修炼速度越慢,而五灵根,一直被视为修炼速度最慢,而且将来修为也不可能太高的垃圾灵根。

就拿冰羽派来说,筑基期以上的前辈们没有一个是超过双灵根的,而双灵根的弟子,想要进入炼气三层,也要大约一年的时间,这是师傅说的。

而五灵根,就算是将来历尽艰辛修炼到炼气大圆满,也必定会进入修炼瓶颈而不能更进一步突破到筑基,而瓶颈在炼气期是普遍不存在的,更让人绝望的是,他们会一直卡在瓶颈数十年,甚至有些人终其一生也只能是炼气大圆满而已。

“你确定?可你是垃圾……啊不,五灵根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算你起早贪黑也不行吧?快说,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宝贝?”小杰说着,手就往楚放身上四下摸去,想搜搜他是不是真有什么宝贝。

楚放连忙起身闪躲,边跑边喊:“哪有什么宝贝,你以为我是你啊,家里有钱什么都买得到!”

两人打闹着跳下屋顶,来到了院中,坐在台阶上。

“真的进入炼气三层了?”小杰还是不相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等一会儿天大亮了我就去找师傅讨要功法。”楚放乐呵呵的说道。

“真是奇了怪了,难道真是师傅说的,勤能补拙?”小胖子拖着下巴,喃喃自语道。

“当然啊,师傅说的会错吗?”

勤能补拙,这是当年楚放测出是五灵根之时师傅对他说的。

虽然当时师傅转身之时摇了摇头,但楚放一直认为师傅说的是对的,而且,因为冰羽派只是个修真小派,才收了楚放这个垃圾灵根,否则的话一般修真门派是不会收超过三灵根的弟子的。因此,他吃饭比别人快,睡觉比别人少,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

天渐渐大亮,楚放迅速的梳洗之后便往习道厅奔去,每一天,师傅会在那里指导弟子们的修炼。

当他告诉师傅他已经进入炼气三层时,师傅陆风西比小杰还要吃惊,因为按他的估计,楚放能在三年之内进入炼气三层就算意外了,当他握住楚放的手腕探查之后,随之而来的满脸的欣喜。

“小放,师傅真的没想到,你会比众多的双灵根弟子领先一步进入炼气三层,看来这一年来,你下了很大的苦功啊。”

“小放,你随我来。”

陆风西把楚放带到一边,手中出现了一个巴掌大袋子递给了楚放。

“小放,这是储物袋,你应该已经听说过他的功能了,里面有冰刃术和冰盾术两本功法书,还有一块下品灵石,是师傅奖励你的,希望你更加努力,为我冰羽派争光。”

师傅陆风西,这几年来并没有因为他楚放是垃圾五灵根而对他与其他人有所区别对待,在不知道亲身父母是谁而只有养父养母的楚放眼中,师傅陆风西,就是如父亲般的存在。

“师傅!”楚放突然双膝跪倒在地,倒头拜了下去。

不说两本功法书,那储物袋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只需少许灵力输入,便可把一些东西放入其内,而灵石是快速补充灵力的宝贝,关键时候是可以用来救命的。

“哈哈,小放,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陆风西欣慰的笑着,把楚放拉了起来,“这冰刃术和冰盾术,平日里我也给你们讲解过修炼入门技巧,你拿回去好好修炼,师傅相信,以你的刻苦,将来一定会有所作为!”

“多谢师傅,小放一定会更加刻苦,不辜负师傅的教诲!”楚放紧紧抓着储物袋,郑重的系在了腰带之上。

“哈哈,这就好了嘛,对了,储物袋中还有一块古佩,是你养父母送你上山时一起交给为师的,你养父母再三叮嘱,这块古佩是随你的襁褓一起捡到的,是你寻找你亲生父母唯一的线索。如今你进入三层,也该交给你了。”

楚放神识探入储物袋中,便见到一块羊脂玉般的古佩,古佩的一面刻有一个“楚”字,而另一边刻有一座入云的高山,山上隐约还有成片的殿宇。

“这个古佩你一定要保存好了,据师傅所观察,这个古佩不简单。”

“唔,师傅,小放记下了。” 对于从未谋面的亲生父母,楚放没有丝毫的触动,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师傅陆风西就够了。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突然间,门派内九钟连响!

“什么?”陆风西扭头望向门派大殿,心头一惊!九钟连响,是外敌入侵的信号!

一个深蓝色半透明的巨大护罩迅速罩在了冰羽派所在的范围,那是冰羽派的护派大阵开启了。

陆风西的通讯玉简突然响起,一条简短的讯息出现其中。

“魔族入侵,速避崖洞,保留火种!”

“魔族!”陆风西低喝一声:“所有人,跟紧我,走!”

“师傅,我们不去帮忙吗?”弟子中有人喊道。

“以你们的修为,去了不但帮不了忙,还会添乱,战斗的事情让师伯师兄们去做,你们要做的就是随我一起撤到后山崖洞,先活下来!”陆风西盯着这些十四五的孩子说道。

随后,在陆风西的带领下,三十多个孩子飞速的奔跑着,往后山崖洞而去。

就在他们奔跑了不到一盏茶的时候,就听咔嚓一声巨响,护派大阵光幕应声碎裂,突然间杀声震天,狼烟四起。

天空中布满了黑云,不时的有人影从黑云中跳下,落在冰羽派所在的山头。

冰羽派山头上空的黑色云层之上,有一艘黑色龙头的飞舟,船头有一张血红色的躺椅,躺椅之上此时正躺着一位身着白色衣装面容姣好的男子,他微微闭目,手中把玩着一把红色的折扇。

躺椅两侧,静立着四位彪形大汉,肌肉鼓起如石头般坚硬,高大强壮的身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犹如四堵墙。云层之下的喊打喊杀声似乎与他们无关。

“咦?灭了十多个门派,终于找到你了。”突然间,白衣男子睁开了眼睛,望向楚放等人奔跑的地方。

“小外甥,舅舅来接你回家了。”白衣男子翘起嘴角微微一笑,手中的折扇合上,冲着楚放等人的方向一指,说道:“那里,我们魔族的高贵血脉之气,感受到了吧,你们两个,把他带上来,其他人一律格杀!”

陆风西正护在弟子们身后拼命奔跑,眼看就到了后山崖洞,突然感觉两团巨大的阴影向他压了下来,他顾不得回头看,从怀中摸出一张符箓拋了出去,瞬时间,符箓炸响,无数冰凌激射向那两团阴影。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冰凌打在那两人身上如打在了石头上,全部碎裂,而那两人毫无损伤,速度不减的冲了过来。

“所有人,不要停,继续跑!不准回头!”陆风西高声喊道。

楚放等人也感受到了身后强大的威压,听到师傅的喊话,更是拼命的奔跑起来。

陆风西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瞬间释放出筑基期的威压抵消着迎面而来的威压,手中出现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全身的衣服被风带动烈烈作响。他仰头看着那两个魔族,眼神中透出坚毅和厌恶。

他知道,冲来的两个魔族修为均在他之上,加之魔族天生身体上的优势,他自身的法术已经来不及施展,只有使用符箓。

左手从怀中掏出多张符箓往上方抛去,随着符箓炸响,五六堵一尺多厚的冰墙出现在了魔族冲来的路径上。

咚咚咚,咔嚓嚓,冰墙只是略微延迟魔族前进的速度,魔族片刻间便到了眼前。

符箓这东西虽然好用,但却是挺贵,就是陆风西也只有这么几张。

就在陆风西紧随符箓之后持剑而上时,叮叮叮三声轻响,三把没有丝毫威胁力的冰刃如绣花针打到铁板上般射到了最前面魔族大汉身上。

两个魔族大汉下意识一愣,竟然停了下来,眼中有一丝疑惑,待看清攻击之人时,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陆风西同样一愣停了下来,攻击自他身后而来,回头看时,看到了三月前进入炼气三层的那三位弟子,正愤怒的盯着哈哈大笑的两个魔族,三人周身包裹着淡蓝色的冰盾,而手中,正努力的凝聚下一把冰刃。

“胡闹,谁让你们回来的!孽徒!走!”陆风西怒喝道。

“师傅,师门教授了我们法术,我们可以帮助师傅阻拦魔族,为师弟们争取更多的时间!”说着,三人向前几步,挡在了魔族前行的路径上。

看着三人坚定的眼神,陆风西喉咙动了动,却没有再说话,他只感到嗓子眼有些堵,而眼神中却是露出了欣慰。

两个魔族大汉大笑间,身体上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如两头大熊般扑了过来,挥拳就砸。

并非他们不会魔功,而是在他们看来,对付三个不入流的小子和一个筑基六层的后辈,使用魔功很丢人。

陆风西冰剑挥舞间,风雪突起弥漫空中,冰剑锁定了一个魔族大汉,穿过风雪狠狠的刺了过去。

魔族大汉大吼一声,硕大的拳头直接与冰剑对到了一起,咔嚓嚓的声音响起,冰剑从剑尖碎到了剑尾,而后拳头攻势不减,狠狠的戳在了陆风西的右肩,陆风西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而另一边,那三位弟子更是被一拳间砸飞了四五丈,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混蛋!”陆风西大吼,那可是这一批里最优秀的三位弟子。他知道魔族与修真门派向来势不两立,但是突然雷霆袭击他们这么一个地处偏僻的小门派,他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陆风西突然间瞪圆了双目,太阳穴周围青筋凸起,连头发都飞舞了起来,全身气势迅速攀升,他头也不回冲三人喊道:“你们!拼尽全力,去崖洞,照顾好师弟们!”

说完,他便迎着两个魔族冲了过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巨大的爆炸气浪把三人掀飞,三位弟子顾不得悲伤,艰难的跑向近在咫尺的崖洞。

只可惜,陆风西的自曝并未重伤魔族,几个呼吸间两个魔族便全身漆黑的从爆炸的“烟雾”中冲了出来,手指冲前连点,几道血红丝线瞬发而至,三位弟子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陆风西和三位弟子为其余弟子争取到了宝贵的短暂时间,剩余的弟子终于跑入了崖洞之内。

楚放等人刚刚跑入洞中,就听到了身后巨大的爆炸声,他隐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眼中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继续跑,进暗道!”楚放大喊一声,主动护在了最后,如今“修为最高”的也只有他了,他有断后的责任。

崖洞内小道如蚂蚁窝般错综复杂,只有几条小道可以进入避难所,所有人迅速分散,按照往日师傅指点过的路径,往暗道奔去。

崖洞内洞顶由于潮湿,不时的有水滴落下,地上便有了不少小水坑,弟子们“踏踏踏”的不时踩在水坑上,溅起无数的泥点。

楚放跑在最后,耳边突然听到了呼呼的风声,明白是魔族追了上来,于是用尽全力奔跑,一脚踏在一处水坑上,却感觉脚下一空,犹如坠崖一般,掉了下去。

身后那已经近在眼前的魔族本来伸手一抓,就要抓到楚放,没想到楚放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两人当即愣在原地,而后如醒悟般立即也跳向水坑,却无论如何的跳,却只有溅起的一脸泥水。

楚放下坠之时,自然看到了“天空”那四只大脚跺在天空上,跺起一圈圈的蓝色涟漪。

                           

原创文章,作者:枯雨落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chengda.com/books/9289.html